在基宏太極拳學院成立二十週年時有感而發寫了我與羅老師相識及拜師的往事與各位分享,之後一直都有很多人追問我及羅老師的事,並希望我多寫一些我們 的故事。其實我們的故事有很多, 特別是羅老師,,今次講一個我親眼看到千真萬確的故事, 讓大家一齊與我共同分享其中的振奮和喜悅。

自從跟羅紅元老師學習太極之後, 我的水平在羅老師精心教導下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不僅是理論的認識, 最重要和令人興奮的是, 所學的理論都是可以在自己身體上體現得到,與我之前所學甚為不同。除了在學習上有了很大的收穫外. 由於經常有人前來找羅老師切磋武藝,因此在見識上也大為增進。

羅老師是一個實事求是之人,他所講和所教的全都是在他身體上能夠體現出來的功夫。因此亦令我見識到很多令人驚奇的事績。在眾多的事績中最令我難忘和驚嘆的一件事發生在九十年代的一次粵東之旅。

記得那是一九八五年的夏天,我跟隨羅老師從廣州往粵東揭陽,參加羅基宏師公逝世週年追思會的活動。很幸運,這次旅程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與羅老師朝夕相處,得到他系統耐心地言傳身教。同時又有機會和同門切磋交流,使自己從理論到實踐均有了一個飛躍提高。此次旅程的寶貴經歷,為我之後所走的太極路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就在追思會活動上發生的一件突發事件,羅老師的太極“神功”演示,令我大飽眼福和震撼。這里特與大家一起分享。

記得這天是追思會的正日,各地同門雲集揭陽曲溪礦山機械廠的會場,師公於各地的徒子徒孫數百人濟濟一堂共作追思掉念。活動的最後一項,是各地同門互相介紹心得及切磋武技,氣氛熱鬧而融洽。當然羅老師是核心人物,功夫好,年紀輕,知名度高。各人都圍繞著他請教,以期多學一招半式。只是,在此之前因一次意外,羅老師的右手臂骨折斷裂,整條右臂需要固定不能動彈,只得左手作示範甚為不便,但他還是非常耐心地為各人示範及解答問題。

正此之際突見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一定要與羅老師切磋武藝,一分高底。此一青年是羅基宏師公在汕頭一學生的弟子, 此人在汕頭推手戰績不錯而小有名氣, 可能自覺功夫了得, 又初次見到不顯外壯的羅老師,故急著要與羅老師比試一番。只是他選擇的時機不對,可知羅老師當時是只得左手可用, 就算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換作是誰也不會如此下作。大家雖不齒其所為, 但又不便出聲, 都在為羅紅元老師暗暗著急。

但只見羅老師藝高膽大,微笑一下便上前用單手與其搭上。此時全場鴉雀無聲靜觀場中之爭。此青年一上場便毫不留情, 不管別人是身有傷患, 招招狠, 著著急,而反觀羅老師是氣定神閒,從容瀟灑,一派大師風範。小伙子見奈何不到羅老師, 氣急之下使用全身之力猛然一下想將羅老師推倒在地。只可惜他的對手是功力深厚的羅紅元, 又豈能如他之願。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羅老師全身一抖,發了一個急速冷脆的驚彈勁硬將對手震散,未等對手回神,只見羅老師一個快速的上步插襠,用左肩發了一個靠勁, 頓時將對手整個人像皮球一樣彈開一丈有餘, 凌空飛起, 跌落牆邊數排長椅之上, 而剛好長椅之上放了幾盤茶杯, 茶具。撞翻了長椅, 打碎茶杯茶具的聲音, 以及眾人的驚呼聲, 交織出一幕驚人而又刺激的景象。反觀羅老師還是一樣的淺笑, 充滿智慧但不大的一雙眼睛閃閃發光,靜靜地站在那裡像從來都未動過一樣。

我驚呆了, 我切底地服了。這就是靜如處子, 動若脫兔?還是牽動四兩撥千斤?從此一事之後不管是任何師父,任何著名的太極大師我都是毫無興趣, 只有羅老師才是我的太極導師, 至今數十載不變。

雖然二十多年過了,但每憶起此事還是興奮不已。其實羅老師的事績有很多, 這只不過是眾多故事裡的其中之一,以後有機會再與各位分享。

梁寶森